您现在的位置:

出国 >

继室最新章节_章节目录 66.第六十六章_小说下载/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

    次日一早, 周博雅正在梳洗, 郭满盘腿坐在床榻上挠头发。

    昨晚到现在,她一直在犹豫,若不然直接把誊得药方给周公子得了。昨儿进城之后她便发觉了。城中戒严, 周公子怕她乱走又格外看着她。她根本没那个机会把药方递出去。特意跟来就是为了药方, 若药方发布不出去, 她不是白来了么!

    郭满这边抓耳挠腮, 眼看着周博雅收拾妥当准备走,她连忙从床榻上跑下来。

    周公子听见动静回了头, 他眼睛自然就落到了郭满的脚上。白嫩的脚丫子踩在毛毡的地毯上格外小巧雪白, 周公子眉头却蹙起来:“鞋子呢?”

    鞋子不是重点, 重点是她下面的话。

    郭满满脑子该怎么解释,随意摆摆手当做回应:“夫君,妾身前些时候在花城,偶然得到一本医学典籍……”

    郭满纠结之时, 脚指头会不自觉地动。此时脚丫便动起来,她自己却从未注意过, “昨儿听府里的下人说了此次时疫的病症, 总觉得十分耳熟。那个,夫君啊,妾身来之前特意誊了一张方子, 应当是有些用处的。”

    “去把鞋子穿上。”周博雅淡淡道。

    救人要紧啊, 还穿什么鞋?她都热死了好吗!(…)

    心里着急, 郭满想个更容易接受的:“夫君, 这药方可是古籍里的!”她着重强调这点,省得周公子不重视,“流传多年才独有这么一份方子,妾身是走了大运才弄到的。方子就在书桌上,不若你拿去给太医们瞧瞧?”

    人走了过来,雪白的脚丫子近在眼前,周公子的视线不自觉锁定了那双脚。

    这丫头到底知不知道女儿家的脚不能随便露的?

    然而郭满本人无知无觉。作为一个夏天穿吊带凉鞋昆明癫痫病医院的现代灵魂,她很难有脚丫子不能见人的意识。她虽说没亲自去过疫区,但病症真的对得上。

    见她是好心,周公子便掰碎了与她解释:“此次时疫是新型病症,往年未曾有过记载,太医圣手们翻边大召医药典籍也不曾找到过相同的疫症。所谓失之毫厘谬以千里。满满的好心,为夫知道。但你要明白,从古籍里得的方子,即便有相似之处,也不太可能全然适用。治病与一般做事不同,即便只是一味药的偏差,也十分可能致人命。”

    道理郭满当然懂,但她这个方子不是前人智慧,她图方便才瞎编的这个理由。她那个药方,其实是后世中医医药的集大成啊!

    说着话,那双脚丫子跟抽筋似的动个不停:“夫君你带去给太医瞧瞧嘛!”

    周公子眉头快拧出花儿来,实在很在意。

    他干脆走过来,一把将人旱地拔葱似的直直抱了起来。郭满猝不及防地双脚离地,挂咸鱼一般半个上半身挂在周公子肩膀上,整个人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她在跟他说要紧事儿呢,周公子居然不搭理她,抱着她就往床榻那头送去。这人的肩膀又实在太硬,郭满胸口刚好抵在他肩膀骨头那一块。她可怜的一对小荷才露尖尖角,都要被他给压平了!!

    疼到脸抽抽的郭满气死,挣扎挣不开,打他脸她下不去手。

    脑子飞快一转,她扭过身子一口叼住了周公子近在咫尺的耳垂。含在嘴里,含含糊糊地威胁他:“快王我压来,无放我就咬泥!”

    耳朵一热的周公子倏地浑身一僵,触电似的把人给放下了。

    郭满脚落地之时还有些惊奇,这人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?叫他放开就放开?郭满扬起了脑袋诧异地瞥他,就见周公子面上见鬼的神情一闪而逝。一双狭长淡漠的眸子,硬生生给瞪得圆了,里头似乎闪过一丝狼狈?

    周公子眼睫飞快抖几下,见郭满还盯着他看,仓促地就别开了脸。

    郭满:……这治癫痫的西药是怎么了啊?

    周公子偏过了身,侧着脸嘴角拉了下来,似乎有些不高兴。

    “夫君?”郭满唤了他一声,该不会又生气了吧?

    他压她小笼包她都没生气呢!周公子做人不能这么小气,郭满道:“药方你要带上么?妾身敢说,它十之八/九是有大用处的,不如带去给太医圣手们瞧瞧?”

    周公子还侧着身站,没看她:“拿过来。”

    声音低沉沉的,不似平日里清悦。

    完蛋了!真生气了。郭满吸了吸鼻子,不敢再闹,小跑着去书桌那边将夹在食谱里的药方拿出来,转身屁颠颠地送到周公子的手上。

    周公子接过去打开看,飞快一扫便折起来,塞进了袖子。

    “外头不安全,今日一样,不准出去。”丢下这句话,周公子转身大步离去。郭满看着他去时如风的背影,悻悻地嘟了嘟嘴。

    却说周公子出了院子,冷淡的面孔上闪过懊恼之色。

    小丫头没轻没重的,方才闹起来,嘴唇不经意就蹭到了他的敏感之处。周公子自己都不知道,他耳朵上还有这么个乾坤在。虽说从未对郭满起过什么心思,到底身子年轻气盛,碰到了关键点自然就起了反应。

    慢慢运出一口气将那点突如其来的反应压下去,周公子总算恢复了平和。

    从院子到大门,那点反应也歇了下去。门口早早牵来一匹踏雪的黑马,他下了台阶,接过马童递来的缰绳便翻身上马,直接往城南药庐赶去。

    小媳妇儿给的那个药方,他方才看了。周公子素来记忆超群,虽不是学医之人,但这些时日守在东陵城,太医们研制出来的药方他都会过目。方才那个药方,除了三位药材有偏差,竟真与太医生守门废寝忘食钻研出来的东西大致相同。

    不管小丫头从哪西安癫痫医院哪里权威儿弄来的东西,既然像模像样,那便送去药庐看看。

    东陵城不大,从城南到城北才一个时辰的马程。道路上没什么人,周公子骑马又快,很快就到了药庐门口。太医圣手们为了此次时疫,窝在这个药庐已经两个月不曾挪过窝。都是年纪不小的人,不眠不休地辛苦这么久,难免难为人。

    大热的天,有些累得很了的靠在热烘烘的药庐子旁边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周公子进来,直接亲自去找了太医院院首钟太医。钟太医还在后院那病患的房中,反复地检查病患,以便随时记录恢复情况。

    听说周公子来了,立即净了手出来。

    “病患今日的情况如何?可曾有大的恢复?”周公子密切关注这个病患的恢复,毕竟效用若能提上来,东陵城一半的人就不必耗死在这里。

    钟太医还是那副样子,忧喜参半:“还在恢复,只是恢复缓慢。”

    周博雅的心也沉了沉。

    药物已经分发下去,如今并非怕救不了人,有太子在,没人敢断东陵城的草药供给。怕就是在怕药效发挥效用太慢,重病之人拖不起。

    周博雅沉吟着死马当活马医,于是从袖子里掏出了郭满今早给他的方子,递给了钟兆元。不是学医之人,周公子不敢妄自定论,只说道:“这是内子偶然得来的一幅方子,听说治疗的病症与此次时疫十分相似。钟太医你看看,能否用这个方子试一试?”

    钟兆元也不含糊,立即打开。

    然而一打开,引入眼帘的是一排的狗爬字。一坨一坨的,要多糊有多糊,钟太医看到便伤眼地闭了闭眼。他们这类见惯了漂亮字体的人,实在是看不上这种十岁小娃娃都写不出来的狗爬。

    周公子十分尴尬,摸了摸鼻子,怎么也得替他家小媳妇儿遮掩两句:“内子幼年病弱,腕子总使不上力。疏于练习,叫钟大人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嘉兴癫痫病如何才能治疗;钟太医想找个点描补一下,也干巴巴地笑着寒暄:“哪里哪里。字丑确实是丑了点,可好歹一个一个的,能叫人看懂。”

    周公子:“……”

    钟大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默了默,太医院院正干脆放弃描补,低下头,专心致志去看药方。

    因着上了年纪,看得慢,他仔仔细细看了两遍,脸色才渐渐变了:“这,这方子……”钟太医激动的手都在颤,“对啊,对啊!原来如此,我怎么没想到呢!这位开方子的人大才啊,这儿就该用这一味药材才对!”

    嘴上这般嘀咕,他此时看着这狗爬字,只觉得越看越喜爱。

    “周大人,”钟太医看了药方,忽然间茅塞顿开。仿佛这些时日蒙在眼前的那一层纱被揭了去,他立即就明朗了,“这个方子或许真能试上一试。”

    “不若召集众位医疗圣手们看过再做定夺?”

    不是不信任钟太医,只是周公子其实没抱大期望,正巧得了方子就有用,他总是会有些顾虑的。一个人断定不如请一群人参谋来得稳妥。若是半数以上的圣手们认可这个方子,那便事不宜迟。城内所用病患,全部换新方子用药救治。

    钟太医也没觉得这话冒犯,众人集智总是更有把握些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周公子便立即吩咐下人去将药庐所有人都聚到了后院庭院里。药方从钟太医的手传下去,拱众人一一看。郭满的狗爬成功荼毒了一群老眼昏花的太医圣手们的眼睛之后,得到了半数以上的太医圣手的认可。

    “能试便试,所有人,药方全换掉。”周公子当机立断,此时笔直地立在台阶之上道,“太子的症状已经十分严重,不能再拖下去。”

    钟兆元点了点头,立即招手唤来药庐里三十来个药童,命他们下去准备。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

© xinwen.ysfvc.com  玉林新闻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12007688号